为什么无人机让世界变得更自由 您当前位置 》首页 》为什么无人机让世界变得更自由

 

所谓无人机

  熊逸放在美国参加创业营时认识了徐小平,现在,徐小平也成了亿航的投资人之一。最近他正带着熊逸放在美国招兵买马、壮大美国分公司,他期待这些小伙伴可以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有一次徐小平看到一则美国白人警察误杀了一个黑人的新闻,就跑来跟熊逸放说:“要是这个警察头上有架无人机监控着就好了,这个问题不就可以避免了?这件事你们要做一下!”他还希望这些小飞机可以让科幻片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快一点成为现实。

  除了个人消费电子领域,无人机另一个层面的应用是物流运输以及针对影视、军警、农业、工业等领域的专业航拍。杨建军在专业航拍领域已积累多年,比如影视和广告。曾浩说,在这个市场,“零度的口碑比大疆还要好,它的云台(主要为挂载设备增强稳定性)是极稳的,还能适应不同的专业拍摄机器”。《智取威虎山》、《爸爸去哪儿》都用过零度的产品,杨建军语气平静但不乏骄傲地说,“之前有几个小伙子拿着大疆的产品拍《爸爸去哪儿》,拍到电影版时出了问题,电影需要符合4K标准,必须使用像RED EPIC这样的专业机器,大疆又没有相应的设备,他们就跑来找我们”。当然这个行业每天都在上演技术竞赛,大疆在2014年底推出了自带4K相机的Inspire 1,而且能够在飞行中变形、收起脚架,实现360度无遮挡拍摄。不过同时,杨建军也在根据各行业的发展不断升级产品。比如在测绘领域,目前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在东岛、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上的航测工作就使用了零度的无人机。

  亿航在专业领域应用方面也有一些独特的优势。2005年胡华智创立亿航后一直在做系统集成业务,北京奥运应急调度系统和广东省应急寻呼调动平台就出自胡华智之手。在转向无人机领域后,亿航的产品和能力也可以承接比如广东省森林防火系统这样的项目。追溯我们现在常见的“无人机”,不得不提及的一个人是美国《Wired》杂志前主编Chris Anderson。2009年Anderson与合伙人创立了3D Robotics,凭借此前他创办的无人机爱好者社区DIY Drones的技术积累,生产出一批小型多旋翼无人机,然后开源了整套算法。目前国内除了大疆和零度是采用自己研发出来的封闭的飞控(相当于无人机的大脑,飞行控制的核心部分)和云台系统,其他无人机制造商大多是在这样一种开源系统的基础上进行研发。同时,随着智能硬件的不断迭代,传感器变得越来越轻便、便宜,使用门槛也越来越低,做无人机的公司便也渐次兴起。

  曾浩评价说:“开源的路也会慢慢走向成熟,但它并不是那么好走;而零度已经有封闭、稳定的飞控和云台系统,我们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个相对于开源系统更封闭、稳定的时间差,快速建立零度在这个行业和市场的地位。”杨镇全也承认,开源系统会受到算法、稳定性等因素的制约,不过到现在已经趋于成熟,而且亿航也在不断更新技术,胡华智本身就是一个技术保障,“每个月都有意想不到的神奇发生”。比如Ghost可以用手机操控这一独特性能就为它打开了更多可能性,“什么东西放在手机里就成了未来的发展趋势”,杨镇全说。在新版APP中,一个用户可以注册并控制10台无人机,用户之间可以实时聊天,一键分享航拍视频与图片,两个好友之间也可以互相控制对方的无人机,这种社交元素在未来也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商业价值。此外杨镇全还在去年12月发布了Ghost的SDK软件开发工具包,任何一位开发者都可以直接调用,这也开放了更多联结其他智能硬件的可能。一位LinkedIn工程师用Ghost的SDK开发了一款声控APP,由此就可以用语音指令操控无人机;InWatch将Ghost的SDK装进智能手表,于是这款手表也能够随时启动一架无人机。未来还可能衍生出更多样的合作模式,让无人机与其他智能硬件搭配组合,对双方而言都有颇为可观的商业价值。

  正在变革的市场

  美国新墨西哥州圣达菲的房地产经纪人Brian Tercero买过一架大疆Phantom 2让它在自己的物业上飞行,利用拍到的照片和视频,两周内一座待售3年的农场即告售出。而在美剧《Modern Family》第五季中,爸爸Phil一边举着防眩光小雨伞,一边操纵一架无人机跟踪监视儿子,被儿子发现后,他带着小飞机仓皇逃窜的情形成为那一集的最大笑点。

  无论在行业专业市场还是个人电子消费市场,无人机制造商都在收获前所未有的关注和增长。大疆在过去3年里业绩增长近100倍。主打个人消费电子市场的亿航每日出货量可达三位数。零度已在专业市场积累多年,刚刚与雷柏合作成立的深圳零度正主攻个人消费电子市场,今年3月推出的Explorer系列分为三个版本,从3199元的标准版到5999元的PRO版,定价完全对准个人消费市场,杨建军预计每月出货量可以达到一万台。曾浩对此也是雄心勃勃,“任何市场都是正在变革的时候才有机会,之前大疆Phantom的用户大多是专业玩家,现在非专业玩家的市场正在打开。你看淘宝开始用无人机送货了,汪峰也用无人机送了一枚戒指,无人机正从小众市场变成大众市场”。

  亿航的定价与零度Explorer处于同一水平,由杨镇全主管销售渠道。除了电商与线下渠道的铺设,他和熊逸放也尝试过众筹这种融资和营销两全的模式,继去年7月在点名时间获得37万元众筹后,他们又在美国众筹平台IndieGoGo上发起Ghost海外众筹项目,上线24小时便突破10万美元的众筹目标,迄今已获得超过70万美元的众筹金额,打破了中国科技产品在海外众筹的最高纪录,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如今,美国市场是熊逸放和杨镇全的重点目标,新设立的亿航美国分公司,完全按照硅谷打法,本土化经营。他们聘用美国本土员工来做市场,与全球的英语用户紧密互动;熊逸放也在寻求与美国当地公司的合作,“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同行,不用把我们在国内的资源都拉到美国,纯粹用美国当地的资源来做事”。

  在科技最为显赫的美国,巨头们自然不会错过无人机这场盛宴;但我们采访的这几位“无人机狂人”没有一个在怕的,他们几乎语气一致地表示:巨头中无人机真正做得好又卖得好的并没有几家—亚马逊的Prime Air主要针对其自身的配送服务;Google的无人机项目除了Project Wing计划开展配送、运输业务,它以高于Facebook给出的价格抢先收购的Titan Aerospace做的是大气层无人机,主要用来提供WiFi网络、太阳能充电或者监测大气状况;GoPro已经放弃自行开发无人机,曾转而寻求与大疆合作定制一体化航拍设备,但后来双方没有谈拢,现在GoPro正在跟零度接洽,商讨搭配销售的方案;高通和英特尔也高调宣布进军无人机,但它们更多是提供芯片及解决方案。杨建军冷静地一语道破:“飞控系统仍然是一个技术门槛。而且巨头们不可能像我们这样倾所有资源做这件事,至少我们的反应会比它们快。”曾浩也说:“美国有那么大的市场、那么成熟的创新机制,中国的大疆仍然可以在那里做到第一,说明无人机真的没有那么好搞,如果没有积累不可能轻易复制。”

  的确,像零度和亿航这样专注于无人机的公司,面对各种问题都积累了不少经验甚至教训。杨镇全回忆,有段时间一直有用户反映收到产品后机壳是裂开的,问题的原因最初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最后追查整个供应链,终于发现是供应商偷换材料,那些材料跟飞机上的油漆在一定温度下会发生化学反应,反应期间大概是3天,刚好是物流配送的时间。杨镇全不认为那些巨头或后起之秀在做无人机的过程中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比如供应链,可能一个合适模块就要满世界地找。还有传感器之间怎样匹配,很多地方都是坑。大家都在试错”。

  说到供应链,雷柏在这方面为零度带来的优势就凸显出来。对于一手建立起雷柏的曾浩来说,一个东西拿在手上,他立刻反应出它怎么做出来的、成本大概多少,“扫一眼我就知道”。“比如无人机上面的PC材料,如果你螺丝上有油,它过段时间都会裂的。我们在鼠标上碰到过全部可能出现的问题,有足够的经验去应对各种状况。所以现在要针对个人消费市场大批量生产无人机,我们的成本和质量都会非常漂亮”。

  如今,曾浩与杨建军合作无人机就是想要在个人消费市场正在变革之际迅速占领高地。现在,杨建军就以其在专业市场积累的专业水准专注于研发;而研发之外的所有问题,包括前端的设计、制造以及后期的市场、营销,曾浩把他拥有的所有对于“产品”的理解都投入其中。杨建军相信,二人的合作会让“无人机精品化”,在外观、成本和用户体验方面,雷柏将为零度注入新的能量。说起来,杨建军与曾浩算得上是“一见钟情”。去年经投资界的朋友介绍,曾浩了解到零度这家公司,在看到杨建军和他的团队那一刻,他就认定这是一个为雷柏量身打造的项目;而杨建军第一次接触雷柏时,也当即觉得它在生产和市场方面的条件仿佛专门为零度的未来而准备,双方“一拍即合,像谈恋爱”。现在杨建军仍然颇为感慨:“我们两个‘技术派’都是白手起家创业,一路走来,对事情的判断大体一致,沟通起来毫无障碍。”最后一句,曾浩也说过同样的话。

  自由及其边界

  一个带着未来感的科技尤物,既可以用来为善,也可以用来作恶。无人机的商业前景充满诱惑,但若缺乏适当的安全措施和监管程序,无人机的天空也可能“血雨腥风”。去年4月,曾有一架无人机在美国戒备最森严的惩戒所Lee Correctional Institution附近坠毁,它试图越过院墙偷偷送进一批手机、大麻和烟草;而在今年年初,一架无人机越过美国白宫的围栏后突然失去控制,坠落在白宫的草坪上,原来是一位醉酒的政府雇员“酒后驾驶”无人机,引起虚惊一场。

  曾浩也在采访中提到,在无人机行业快速膨胀之际,真的要有一些防范危险的措施,比如飞机自身可能在空中发生的碰撞、坠毁等。除此之外,在网络上更有网友发出了“在小飞机上挂一个炸药包,真的就可以打仗了”这类看似耸人听闻但实则值得深思的言论。

  基于上述原因,这些行业的开拓者们正在齐心协力推动无人机方面的立法与监管。去年11月,亿航就与Google、亚马逊、大疆、3D Robotics等12家有影响力的公司成立了一个Small UAV Group(小型无人机联盟),共同推进美国在无人机领域的立法进程。今年1月底,熊逸放就跟这些公司的代表一起在白宫开了一次会,与美国国会、各州州长商讨如何确保无人机的安全飞行、如何划定它的飞行区域。

  2月15日,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提出了有关无人机的管理草案,规定小型无人机仅可以在白天飞行,速度不得超过每小时161公里,高度须低于150米,而且必须保持在操作者视线之内;飞行时与任一座机场的距离不得小于8公里;禁止在人群上空飞行,例如华盛顿市中心方圆25公里已被划为禁飞区。此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正在为无人机开发一套空中交通控制系统,日后运营商需要进入一个网站,并事先预定一块飞行区域。

  今年,亿航也会为中国低空空间委员会提供一套专门针对低空飞行器的控制管理系统,这一领域正是胡华智的强项。这是一套基于GIS(地理信息系统)的飞行器联网系统,只要无人机起飞,就会与整个系统联网。

  “如果把无人机的发展比作一整天,今天我们看到的只是黎明的第一分钟,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熊逸放说。不过,这些年轻人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一边创造成就一边享受自由。“现在我中午想睡就睡,想吃就吃。”对员工的管理也是如此,“公司免费提供零食、汽水、牛奶。工作我只看结果,星期一晨会布置一下任务,星期五检查一下进度,平时你迟点来也没关系,把事情做好就行了。”现在亿航在北京、广州、美国的三家公司总计有100人左右,这些天马行空的极客就是靠信任联结在一起。比如杨镇全会相信胡华智给他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是好的,哪怕这个东西超出他的想象,甚至让他产生“这东西能卖么”的第一印象;而熊逸放怎样做市场,杨镇全怎样开拓销售渠道,另外两人也都给予绝对信任。杨建军的团队管理也是如此,“研发团队需要很宽松的环境、很好的心情,才能激发创造力”。零度智控在北京的总部办公室有一大半空间完全空旷,可以随意自由活动;公司还配有躺椅、健身房,休闲、运动与工作绝不分开。

  所以,创业之于熊逸放的最高价值就是这种像无人机一样的自由。“年轻的时候不要把自己限定住。我从来不会考虑买房子之类的问题,即使有很多钱我也不会买房子;重要的是在年轻时去体验更多的人生滋味、去热爱生活,这取决于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越是这样做,越会觉得人生特别美好。”